王重阳与全真七子——七、分离(离)孙马
发布人:圣经山风景名胜区  发布时间:2018-3-4 15:54:01

         


         王重阳自来东海进昆嵛以来,虽时日不多,但仙名远播,且三位弟子已投奔门下,可谓宏道有成,大教将立。

         这一天早饭后,王重阳祖师把长真子、广宁子、玉阳子三弟子招呼到眼前,告诉他们自己要独自下山进城度化,嘱咐三弟子留守草庵,按各自秘诀好生修炼,不得荒废时日。说完匆匆下山去了。

         此番下山,重阳祖师确实用心打扮了一番,但见他:头戴清风皂帽,足踏多耳芒屐,手持净尘拂,身披千纳袄,身轻如燕,步履如风。转眼间几十里山路甩在身后,他已踏进宁海城东门里。

        话说宁海州有一甲进士名叫范明叔,与马宜甫素有世交,当地上流社会一些名人骚客与他俩志同道合,经常聚集在一起赋诗作对。这一天,马宜甫与范叔明及一帮文人雅士又聚集在范公馆内的怡老亭饮酒清谈。酒半酣,人微醉时,马公即席吟诗一首曰:“抱元守一是功夫,懒汉于今一也无,终日衔怀畅神思,醉中却有哪人扶?”此诗披露了马宜甫一心向道又苦于无门的心迹。

        此时,王重阳恰好路过范公馆外,听得清清楚楚,于是便循声而至。



        众人一见王重阳仙风道骨,气宇不凡,但见他生得额高面阔,鼻龙口方,满嘴黑须,唇若涂丹,形容伟岸,坐如泰山,眉宇轩昂,目放神光,令人一见即有“不是蓬岛真人,定是十州先客”之感。众人一惊,顿生敬意,遂请其入席而坐。王重阳拱手自报名号曰:“本人王喆,终南山道士也。夙愿仙契,故来相访,多有冒昧,还望见谅。”说罢也不谦让记载上首座下。马公、范公及众人一听原来却是近日风靡宁海城的“王半仙”驾临,于是一起起身重新见礼。按宾主坐下。

        此时,马公站起双手端甜瓜亲自奉于重阳前。王重阳接过后,即将瓜蒂一口咬下吃掉。马宜甫问何意,重阳道:“甜自苦中出,苦尽甜来。”马宜甫听后一震,又接问道:“仙人到此何干?”王重阳答曰:“特来扶罪人耳。”马宜甫听后心中骇然:终于遇到仙人了。宴席间,马宜甫一直傍在重阳祖师身边,清新听其谈玄论道,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直到天黑,马宜甫又把王重阳邀到马家私第。从此马宜甫与夫人以师礼事重阳,日日赋诗论道,终日不辍。

        王重阳在马宜甫加住下后,“真人、仙师”名闻遐迩,前来求仙问道者络绎不绝。为了既方便自己谈玄问道,又能接纳四面八方慕名前来拜访的人流,马宜甫在其南园专门修建了一座宅第。落成之日,王重阳特手书“全真堂”三字牌匾挂在堂前。马宜甫见后触动灵感,既幸福是一首云:

       堂名名号号全真,寂正逍遥仔细陈。岂用草茅遮雨露,亦非瓦屋度秋春。

       一间闲舍应难及,四假凡躯是此因。常盖常修安在地,任眠任宿不离身。

       有时觉后尤宽大,每到醒来逾爱亲。气血转流浑不漏,精神交结永无津。

       慧灯内照通三耀,福注长生出六尘。自哂堂中心火灭,何妨诸寇积柴薪。

       

       住进“全真堂”后,每日求道者摩肩接踵,门庭若市。马宜甫则是家资丰厚,衣食无忧,子孝妻贤,家缘极重,如今又延請仙师住堂,成天谈玄论道,好不悠哉!此情景王重阳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因为此番千里跋涉昆嵛下,目的就是收徒宏道,创立大教,而马宜甫又列在他收徒计划之首,日后应当为掌门弟子。可眼下这种状态又怎么能遂了心愿呢?一日,王重阳闭门谢客,思虑半天,终于做出了一个度化马宜甫的计划来。


      


      马宜甫兄弟四人,其中四弟运甫性格怪癖,与马宜甫有隔阂。王重阳看后,觉得他这种气度不宜于修道宏道和于传承全真大道,于是便写诗规劝其与四弟和平相处。

      马宜甫看了王重阳的度化诗后,心中好不羞愧,随即亲自前往四弟处认错,随后兄弟和睦如初。

      此事对马宜甫触动很大,他一夜未眠,作何诗一首以谢重阳祖师。

      诗云:

      可从师劝兄弟和,口诀长生忍辱科。和稼善芽添感应,心里恶业顿消磨。

      石羊石虎餐琼叶,木马木人上玉坡。土显中央真气结,吉人便是冯马哥。

       

       马宜甫因富豪出身,平时每餐必称肉斗酒,习以为常,但如果要入道,则显然与道规格格不入。一日他去亲友处宴饮至半夜大醉而归,王重阳见后,乃即作诗一首《戒酒颂》。诗贴在马公门上,第二天早上马宜甫就行起来发现后,满脸通红无地自容。诗曰:

       道成尚吃酒,岂惜 千年寿。放饮若依然,不过四十九。

       马宜甫看后,执笔和诗一首,痛下决心戒酒。诗云:

       警戒糟粕酒,玉液增灵寿。凡圣两俱忘,得之真九九。

      马宜甫写完诗,把笔一丢,从此一直到仙逝升天,他再也没沾一滴酒,可见马公向道之心益坚。


      马宜甫性情直爽,擅说善辨,平时每与人言便喋喋不休。修道之人,以悟为主,悟性一开,心照不宣,大道尽在不言中。于是王重阳告诫他,“言多招愆,更伤元气。寡言不独养气,更能养神”,并手抄《忆玉孙词》送他

      “人云口是祸之门,我道舌为祸本根。不语无言绝讨论,性虽昏,便是长生保命存。”

      马公看后深感祖师用心良苦,当即和词曰:

     “方知口是是非门,紧闭牢藏舌祸根,训我无言更不论,削昏迷,性命从今永永存。”

      通过重阳祖师在全真堂日常潜移默化地度化,马宜甫的俗心在渐渐消退,悟性在慢慢加深。于是王重阳又开始了他度化的第二步——托梦引化。一天晚上,马宜甫做了一个梦,梦见祖师做颂,令他代为抄录,共约二百余句,醒后大多俱忘,只记得一句:“烧得白,炼得黄,便是长生不死方。”早饭后至全真堂,正想开口向祖师诉说梦中之事,祖师一摆手止住了他,开口道:“你梦见的黄是金,白是玉,今吾为你改名曰马钰,字玄宝,你看可否?”马宜甫听后,愈加称奇,忙叩谢不迭。


     又一日,马钰午后小憩,刚入梦便幻觉自己在地狱中游逛。但见审判官冥伎,面目狰狞,牛头马面,施刑可怖,锅汤沸身,铁床钉体,悲惨欲绝,无所不用其极,惊得他大汗淋漓,哀嚎而醒。

    梦乃“日有所思,梦有所见”,此故事正说明祖师重阳传道精,马钰悟道专,师徒灵犀相通,心心相印。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重阳住进全真堂大半年,但马钰在“家”与“道”之间仍未做出最后的抉择。此时已至隆冬,寒风凌冽,重阳叫马钰把窗户全部下掉,四户洞开,自己则上身穿一对襟柞蚕丝单衣,腿穿单裤,足登芷履,顽石作枕,海藻作褥,室内除文房四宝外并无一物。马钰拿来衣被,被祖师辞退,送来汤水被祖师喝止。一连月余,王重阳不吃不喝,不铺不盖。马钰每天两次探视,嘘寒问暖。祖师乃赋诗一首训诫他:

     莫虑王风冷,王风自不寒。白朝天地过,出路你自看。

     马钰听后,仰天长叹曰:“心含天地,气贯如虹,道无穷,法也无边也,舍此又何秋哉?”于是继韵和祖师一首如下:有漏常愁冷,无情不觉寒。要通云外境,舍俗慧眸看。

     王重阳深知要想度化马钰彻底了断红尘,下一个目标就是度化他们夫妻最终双双出家。于是他每隔五日向马钰索要三个芋头,三只板栗。芋头要求是芋头母和芋头儿连体,板栗要求是带栗蓬的,每个栗蓬内含三四个栗子。每次令夫妇分而食之。如此反复六次,目的就是告诉他们:你们夫妇二人离花甲之年也时日不多,弃家人道是自然,合乎天道。马钰夫妇,开始接过祖师赐的芋、栗还有点茫然,及至接过重阳祖师的赋诗,反思回味,方才有所醒悟。

     诗曰:

     栗子前来看芋头,二人共食过重楼。三三变得三三味,六六须知六六由。

     用剑能挥身外影,将针会捉水中沤。饶君做尽千般计,怎免荒郊一土丘。

     后来重阳祖师每旬还向马钰索梨,先后十次,首旬剖为两块,刺夫妇各一块,次旬剖为四块,各赐两块,三旬剖为六块,各赐三块,以至第十旬各赐十块。马钰夫妇各分得五十五块,乃合先天河图之树,寓意夫妻分离,早修返还之道,乃是天地之数。于后又赠诗一首以示规劝度化:

     一个浑梨作四分,翁婆共啖莫纷纷。梨分不为分离事,果结须看结果文。

     水涌频教乌兔饮,火来休把赤心焚。若通水火成颠倒,冷淡清闲自喜闻。

      三番规劝,数月度化,良苦用心,天地昭然。马钰渐渐地开始从向道而入道,对妻子之恋亦渐有淡化。但孙富春则不然,每逢祖师重阳劝化后,心中则急切求仙,一旦回到家中,儿孙绕膝,则又慈心萌发,不忍舍弃,如此反复多次。重阳祖师知道,孙夫人志不坚,意未决,马钰就不会离红尘,脱系绊,于是便画了一幅骷髅象,赋诗二首与孙富春。

     两首诗均表达一个主题:就是说人生一世,争名夺利,贪财求荣,到头来不过是一堆枯骨。如能回头觉悟,脱离尘世,将来就一定会得道成仙。重阳祖师劝化之心至真至诚,孙富春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坍塌了。


     王重阳祖师闭门居堂百日,期满出堂后,对马钰夫妇说:“吾此番东来,本想数日度化尔等随我西游,不料直锁害风百日,犹未悟也。”并赠是一首:

      漫说修得学大道,切须先向心中考。

      劝君第一莫多情,天若有情天也老。

      马钰听了祖师一席话,心中感触颇深。祖师为自己与夫人绞尽脑汁,苦口婆心,再不脱俗人道,天理都不容啊!

      马钰拉着妻富春的手,双双跪拜在王重阳前,上呈词曰:“弟子志已决矣永随师侧,不再反顾家门,求师完成道业。”王重阳愉快的接受了马钰和富春的拜师之礼,当即为马钰赐号丹阳子,为孙富春赐名为孙不二,号清静散人。

      马丹阳行拜师大礼后便作词以示孙不二,告诫从此夫妇别居,各自修真,词曰:

     “你是何人,我是何人,与伊家原本无亲。都缘媒妁,遂结婚姻,牵伊情意,役我心神。幸遇风仙,分是各修真。
      是夜,夫妇即分居两房,视同路人也。自此,马丹阳便成为王重阳的掌门大弟子,列七真人之首,孙不二成为七真人中唯一的一位女性,最终修炼成“孙仙姑”。夫妇二人成为中国道教史上的一段传奇佳话。

      马丹阳和孙不二入道后,祖师给了他们夫妇一天时间回家安排家事以了却尘缘。

    

      

     这一天,他们夫妇二人首先把三个儿子和长工丫环叫到眼前,告诉他们父母一起出家求道的决定。三个儿子虽然跪倒在地上若苦哀求,无奈夫妇向道之心已坚,尘俗之心已死,无丝毫动摇。接着又给长工丫鬟每人分发了足够日后生活的银两后,打发他们分头回家。  

     接着夫妇二人又召集合邑佃户把债约地契拿出来,当着众多佃户面,一把火焚了,然后拆掉全真堂,把家中资财悉数分发给乡邻亲友。就这样“马半州”变成“马光腚”后,随祖师连夜徒步向昆都山草庵奔去。


     王重阳祖师率丹阳、不二进昆嵛山草庵后,处端、大通、玉阳子好不高兴。只是一连几天重阳祖师却很少说话,他在想虽然把丹阳、不二带出尘海,但长期养尊处优的生话形成的自尊心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脱去的。于是他决定带其进城行乞,专门在宁海城中繁华地带行走,以培养其与世决绝、与人断情的心态,以坚定二人出家入道的决心。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王重阳和马丹阳师徒二人就早早起床,着意打扮了一番,但见重阳祖师双眼画上黑圈,身穿五色纸衣,手擎纸旗幡,口唱莲花落,一副伴哥打扮。马丹阳则是脸搽脂粉,发结“兆”字结,身穿百纳袄,也擎一纸旗。祖师旗上写诗一首:
     白为骸骨红为肌,红白装成假合尸。昨日尽呼重阳子,今朝都看伴哥儿。别躯异体皆非悟,换面更形绝不知。世上枉铺千载事,百年恰似转头时。
     丹阳旗上则书:
     火风地水合为肌,只是愚迷走骨尸。幸遇风仙修道德,致令马钰弃妻儿。
     玄机转向心中悟,妙诀授于性内知。直指秦川云水去,暗修功行应天时。

     师徒二人此番装束来到宁海城,一前一后沿街乞化,踟躇而行。平日里丹阳熟悉的乡邻好友,孙幼童儿,继踵后随,相与嬉笑。路人见之,无不失笑曰:“不是真狂,即使佯痴。”马丹阳听之任之,毫无知觉,而重阳祖师则边走边吟道:“昨日青巾,今日红角,早为下手炼精神,顿安炉灶成丹药。”此番宁海街头行乞,丹阳表现不俗,令祖师着实满意,至此,王重阳对这个掌门大弟子更是挚爱有加,寄予厚望。

     
 

     

      

       

      

Technical support:www.utb2013.com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圣经山风景名胜区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葛家镇西于村圣经山风景名胜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