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重阳与全真七子——八、三度处机
发布人:圣经山风景名胜区  发布时间:2018-3-17 16:33:55

     

     且说那日重阳超师与丹阳子行乞归来,天已向晚,行至昆崙山下一密林处,忽然丛林中闪出一人影,扑通一声当道在王重阳面前,口中直呼:“请师父收下弟子吧!”祖师借着月光定睛一看,只见地下跪着的这个人面容清婕,身材修长,特别是那双跟睛深邃清澈,神光炯炯炯。“原来是你。”重阳祖师禁不住脱口道。


     此人姓邱,名启法,号法通,生于金宗皇统八年(公元1148年),栖霞宾都里村人。启法家在当地是个名门望族,书香门第。在他出生的第二天早上,邱老爷刚开门,便见一道士在门口口化缘,于是赶紧叫家人拿把红皮鸡蛋送给道士。道士接后也不致谢,只是把一纸符语送在邱老爷手中,转身便去。邱老爷展开纸符一看,上面有九个字:“凡非凡,缘亦缘,圆通圆。”邱老爷看后摇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启法从小就聪颖悟,敏而强强记,四五岁时即通读四书五经,六七岁时便涉猎《黄帝内经》《太上老子道德经》,有些章节虽蛋然不能全部了悟,但却烂熟于心,倒背如如流。教他的家学先生常说:“此子是一个奇才,怪才也。”

     

     每日放学回家启法总是喜欢独自一人来到村后山崖上看天、看山,有时看累了则掏出一枚铜钱,从山崖上随意丢进山谷,然后再跳下去寻找拣拾。就这一个动作,他竟能如此反复做上小半天而不厌倦,最后竟练到即使是罴夜里丢下,也能凭声音判断落点,轻而易举地拣拾起来。年长日久,脚步所经之处,竟被他趙出一条小路来。后来,启法成名后,人们便把这个山崖称做“摸钱。”也许正是他几时的处静守笃性格,练就了他抱元守的真功夫,成就了道家一代宗师。


     宾都里村后有两座山,一座叫公山,一座叫艾艾山。这两座山峰峦叠嶂,松柏参天,草木葱郁,云遮雾罩,启法几平天天都抽出闲暇时间进山去读、去思、去写、去吟,留下了大量的颂山吟水的诗篇,现仅择录几首如下。
     《公山春》:闲遣春龙耨月华,同驱白虎种黄芽。黄芽欲发雷霆震,迸发春龙白虎呀。

     《公山夏》:阳光泼泼火云凝,海底蛟龙即上升。遍撮山头三伏暑,却教化作一团冰。

    《公山秋》:云光霞烁映天衢,松密山高压地图。绝顶峥嵘人不到,昭昭独放月轮孤。
    《公山冬》:同云漠漠雪军,凛冽寒风刮地威。吹起起山中无限景,瑶花琼萼满天飞。
    《题艾山》:一朵黑云寒,亭亭杳霭间。天垂仓海阔,地镇白云闲。

                     五名名虽隐,三神道可攀。时观触石化,甘露沃尘环。

       虽然启法天性聪颖,博闻强记,经史子集无一不通,诗词歌赋无一不精,县乡肆里远近闻名,但其父邱德恕却是优心重重。启法的怪僻性格和用心所向,他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原来父亲早就催促他早作科举考试准备,,以求仕途上飞黄腾达,光宗耀祖。无奈启法是“启而不发”,无动于衷,整天除了深思独处外,就是捧着道家典籍废寝忘食,向道之志已深入骨瘠,再也无法改变。你说千言万语,我有已定之规。父亲望着启法忽然想起那个化缘道士的九字符语“凡非凡,缘亦缘,圆通圆”。十几年来,这九个字一直压在他心头,不得其解,直到此时,他才隐隐约约似有所悟。他长长地喘了一口粗气,仰天长叹:“莫非这就是天意?”

 

      启法十九岁这一年,世俗的偏见,父亲的威逼,先生的开导,兄姊的规劝,邻里族人的议论,使他心里产生了厌烦,于是他写下了《坚志》一诗以明心志:
      吾之向道极心坚,佩服丹经自早年。
      适踪岩阿方十九,飘蓬地里越三千。
      无情不做乡中梦,有志须为物外仙仙。
      假仗福轻魔障重,挨排功到必周全。
      诗写好后,贴在卧室壁上,然后他头也不回,义无反顾地离家出走。从此宾都里故居他再也没踏进一步。


       金大定六年(公元1166年),十九岁的邱启法离家来到昆嵛山上,投身到山后道观三官堂,改名法通。登上昆崙山,只见这里群峰巍峨,万仞耸立,峰峦叠翠,峡谷连绵,林深谷幽,奇石林立。耳边松涛阵阵,脚下流水潺潺,站在山巅远眺眺,海天一色,渔帆点点。启法简直被眼前的山景迷住了。真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百里昆嵛不愧为“仙山之祖”了。直到几十年后,邱启法做了皇帝的军师,被奉为“邱神仙”的尊号后,仍对昆嵛山梦绕神牵,久久不能忘怀。有诗为证:
       旧隐昆嵛地,东南一望嘉。玉峰排海岳,云锦散天花。
       气郁钟三秀,神清迈九华。时当春雪弄,盈眼白朱砂。

     

       来到三官堂不久,启法便发现这里的张道长不是一个修道高士,心胸狭窄,无容人之量,对启法的博学聪慧嘴里不说,心存苏落,经常找一些鸡毛蒜皮小事刁难他。启法不愿与其争执,便有了离去的意愿。恰在这时,王重阳祖师在宁海马府全真堂传道的消息传来,于是启法便抽空下山到宁海来访师求道。

      

       金大定七年(公元1167年)七月月的一天,王重阳祖师正在全真堂打坐,只见门外进来一清瘦俊逸少年,身材高挑,神清骨秀,夙世根深。祖师双眼一合,掐指一算,此子正是自己来昆嵛所寻七子之一也、只可惜太年轻,还需历练一番方可入道。于是祖师头也未抬地问了一句:“来者可是邱启法平平?”启法一听、自己与祖师从未渫面,今日一见竟能直呼姓名,真乃仙人也,于是双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把自己从小向道、酷爱玄风以至离家出走,以及在昆嵛山三官堂受挤兑等等经过一一数说,字字情真,句句意切。谁知重阳祖师却说了一句:“你六根不净,怨天优人,意气用事,未脱红尘,还是先回回去悟吧!”说完,拂尘一挥,示意其离去。启法听了祖师一番话,犹如一瓢冷水泼来,心灰意冷地踱出全真堂。

       回到昆嵛山后,启法寻一山崖坐定,不吃不喝,夜不昧寝,昼不离地,整整三天三宿,苦思冥想,终于明白了重阳祖师的教海。是呀,出家之人,本来就跳出红尘,无欲无求,心内唯有元气充盈,大道浑然,又怎么能装得下那些尘世间的恩恩怨怨呢?想到这里,启法眼前天高云淡,气静风清,脑海里暖意融融,一片光明。

       启法心有所悟后,即下山进入宁海城,再进全真堂。祖师王重阳像早已知道他要来一样、启法迈进门槛、刚要向祖师禀报自己三天所思所悟,祖师便抬手止住了他,问道:“你为什么要拜师学道?”邱启法不假思索,脱口答道:“我爱道。”祖师睁开眼,直视了他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又微闭双目,喃喃低语道:“爱是随心所欲,爱是兴之所至,欲尽兴消,爱还存在吗?”说完未等启法回答,起身拂袖而去。

       启法又返回去了,这一次他是浑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山路根本走不了,只好沿官道向东走去。眼前的一幕让他触目惊心:一路上挑担的、推车的、拖儿带女的,到处都是逃荒要饭的人群。启法的心一阵紧似一阵,这是什么世道呀!外敌入侵,战火绵延,朝纲混乱,官吏贪腐u,贼寇四起,兵匪勾结,上苍无眼,天灾频仍,水旱更迭,虫蝗遍地,千里饿殍,万户萧疏……眼前的这一幕终于使启法明白了:爱道不能空谈道,度万民于水火才是正道,这是修真养性的最大追求!想到此,他掉转头,又急步流星向宁海城去。

   

       再次回到全真堂,几天滴水未进、粒米不沾的邱启法,此时已是满险憔悴。从他的验上、重阳祖师已明白了一切,虽然心痛,但却说:“修真向道之苦是超乎想象的,像你这等赢弱身躯,又怎么应付得了呢?还是去历练历练吧!”说完挥手示意其退下。启法听到此话,腿一软便昏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启法知道自己拜师缘分时机未到,历练功夫不深,于是走出全真堂,重回昆嵛山,白天沿街乞讨化斋,晚上则在一山谷修真习剑,风雨不。一连数月的苦心励志、修身习武,使他功夫见长,体质增强。当他再一次站在祖师面前时,已是一副志坚骨硬、根深慧开的道士风范了。

       看着跪在眼前的启法,王重阳祖师终于收起了一脸成严之色,仰天大笑三声,望着远处天边的晚霞,旁若无人地朗声吟诵道:
       细密金鳞戏碧流,能寻香饵会吞钩。

       被余欢欢首纶线,拽入蓬莱永自由。
       吟罢,即以山崖为台,天地作证,接受了启法三跪九叩拜师大礼,后又为其训名处机,字通密,号长春子。此时的邱处机在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上,被祖师引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心情澎湃,情不自禁,脱口朗吟道:
       登真无浊气,迈俗有清标。急急离长夜,冥冥上太雪。
 

        

Technical support:www.utb2013.com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圣经山风景名胜区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葛家镇西于村圣经山风景名胜区